卫生部部长陈竺:人民的健康就是我的幸福
2009-09-15 08:58:43   来源:中国广播网
分享至:

卫生部部长陈竺(中广网记者王红霞 张璇 摄)

上午9时,陈竺如约出现在记者面前时,已经工作了两个多小时,而接下来的工作日程表早被排得几乎可以精确到以分钟来计算。(中广网记者王红霞 张璇 摄)

【人物简介】

卫生部部长陈竺:56岁,江苏镇江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2007年6月任卫生部部长。从插队知青成长为国际知名的科学家,是陈竺人生经历的重要部分。1970年4月,作为知青,陈竺插队落户到江西农村,其间,他凭着自学的医学知识成为一名赤脚医生,并因为表现突出而被推荐到江西省上饶地区卫生学校念书。1981年获上海第二医学院硕士学位,1989年获法国巴黎第七大学博士学位,同年,陈竺选择回国工作。他说,“之所以回国,不是由于我爱法国不够,而是我更爱中国。”“要让科研成果长在自己的国土上。”作为知名科学家,陈竺在血液学、分子生物学等领域都取得过突破性成果。尤其是在白血病研究方面,在国际上填补了空白。陈竺在自述中表示,“我毕竟是非常幸运的。我有幸赶上了国家历史发展的最好时期。我确信,前辈仁人志士的强国之梦应该在我们这代人或我们所培养的新一代人手中变为现实。”

中广网北京9月15日消息(记者刘天思 汪群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28分报道,正像人们之前所预料的那样,进入秋季,甲型H1N1流感在我国内地的传播速度不减反增。而且,此轮的爆发态势似乎比之前更加来势汹汹,防控的任务更重。上午9时,陈竺如约出现在记者面前时,已经工作了两个多小时,而接下来的工作日程表早被排得几乎可以精确到以分钟来计算。我们的访谈从甲型流感开始:

陈竺:前一阶段积极的防控,使得第一波的疫情高峰被削平了,整个疫情延迟了,这样就比较缓和。

在经历了2003年的非典之后,我国在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方面已颇具经验。今年4月,甲型H1N1流感病例在墨西哥等国一出现,我国就立刻布开了防控大网。随后的联防联控机制有效堵截了甲流在我国的扩散,疫苗研制工作随即跟进。8月12日,陈竺挽着胳膊接种疫苗的照片便出现在各大媒体的重要版面上,而这已经是他受试的第二针疫苗。对此,陈竺轻描淡写的说,这纯属巧合。

陈竺:我觉得作为医务工作者来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之所以成为第一个受试者,应该说也是出于偶然因素。我记得7月22日是我们大规模临床试验开始的那一天,就是第一针接种。我偏偏7月21日要出差,原来曾经报了名,所以就和生产疫苗的企业和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联系了,问,还种不种?结果他们说可以种,马上就过来给你种。这样我就成了第一个受试者。但是,我想说这个事,有1万3千多志愿者参加这个临床试验,其实每个人都有同样的一个分量。医务人员在临床试验中,应该带带头。

这样的偶然,似乎不止一次的在陈竺身上发生:上世纪70年代,在江西农村当赤脚医生的陈竺偶然遇到的一个场景,是他至今抹不去的回忆:

陈竺:让我很难忘记的是当时看到有些病,的确没有办法。还在70年代的时候,当时我已经到一个地区的卫生学校,在病房实习,看到有个血友病的孩子,就是牙龈出血,但当时没有药品。牙龈那里一滴一滴血在渗出来,三天后这个孩子就去世了。作为医生感觉就是一种无奈,一种无助。

那滴血的三天,对陈竺之后的重要人生关口的选择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1989年7月3号他选择学成回国,2007年7月3号,正当国人期待医疗卫生事业变革的时候,陈竺临危受命,担任卫生部部长。

陈竺:相比20年前,2007年是个重大责任的担当。毕竟,卫生关系到13亿人,每一个人,通俗的说法是从摇篮到坟墓,甚至于是从怀孕之前就开始了,实在责任太大。但是,当时我有心理准备。咱们前辈的教诲有:苟利国家生死以,这不是高调。因为我知道这个责任有多重。

责任编辑: 苏西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