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创新行政体制 彰显“云南崛起”的伟大雄心
2009-08-31 17:35:27   来源:中新社
分享至:

当今世界,已迈入到经济全球化和媒体的平民化时代。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其对人民生活、观念的影响,一个过去、今天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越来越困扰着我们,那就是在经济体制、社会结构、利益格局、思想观念的深刻变化和调整下,影响经济发展的上层行政制度体系的建设,是不是还适应着中国这个已经踏进经济全球化洪流的经济发展规律呢?在西南边陲云南,一项将长期实施的问责制度悄然推出,一波又一波的“真抓实干”,在当地官员心里引动了巨大的地震,掀起了阵阵波澜。与此同时,一直为民众期待和憧憬的“阳光行政”也已经在酝酿之中,相信不久会惠及云岭大地。云南,在行政制度建设方面,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探索呢?商报记者张兴明

问责 拉开制度创新帷幕

今年1月30日,一项涉及到云南省各级行政机关及其所属机构、学校、医院、科研院所,以及具有或受委托管理公共事务职责的组织、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等的决定出台了,这个决定就是《中共云南省委关于在全省实行领导干部问责制的决定》,问责对象主要是具有公务员身份或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领导干部,各级党委、政府及其组织人事部门任命和管理的企事业单位领导。

之后,《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省人民政府部门及州市行政负责人问责办法》、《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在全省行政机关推行服务承诺制首问责任制限时办结制的决定》也相继出台,并从3月1日起,在全省行政机关实行严格的行政问责制、服务承诺制、首问责任制和限时办结制等4项制度,将行政问责制落实到行政权力运行的每个环节上。

问责办法的出台初始,并未引起当地地方官员的“高度重视”,一些人在观望,一些人在嘀咕:“这是不是又在做秀呢?”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官员们已经强烈地意识到,问责不是做秀,不是“毛毛雨”,而是“真抓实干动真格”:

今年6月12日,昆明市安宁齐天化肥有限公司在脱砷精制磷酸试生产过程中发生硫化氢中毒事故,造成6人死亡、29人中毒,负有领导责任的安宁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作书面检查,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被责令辞职。

因拆违审批拖沓,昆明市规划局副局长牟辉、昆明市规划执法监督局三大队副大队长邵云、昆明市盘龙区青云街道办事处主任薛智菽等3名责任人,8月15日受到停职检查问责。此外,盘龙区经贸投促局副局长者家慧也因此做出书面检查问责。

昆明市投资促进局一位有着30多年工龄的老公务员深有感触地说:“公务员今后的饭碗可不好端了。”

昆明一处级干部向昆明市纪委书记掏心窝地说,现在官大压力大啊,我想早点退了,免得干不好被问责,前功尽弃。

据介绍,截止7月底,云南省先后问责各级领导干部507人,其中厅级干部13人、县处级干部163人、乡科级干部274人、一般干部57人。涉及10个省政府部门和16个州市的单位。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云南把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作为政府行政“问责”的依据之一。同时,在新修订的《云南省人民政府工作规则》中,新增“省政府及各部门要接受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的规定。

云南的这一举措在全国属首创,引起了海内外媒体的高度关注和热议,《新京报》评论:云南省政府的做法表明,没有对公共利益的根本认识,没有对政府工作的自信,就没有将政府工作置于媒体监督之下的清醒与自觉。在云南省接连出台的相关规定中,宛然可见的制度化努力是真正令人关注之处。

东方网评论:云南省政府新增的规定,让人看到的是社会的进步,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光明之举。

旁记:云南省行政问责的情形规定了10种:主要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独断专行、决策失误;滥用职权、违法行政;办事拖拉、推诿扯皮;不求进取、平庸无为;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态度冷漠、作风粗暴;铺张浪费、攀比享受;暗箱操作、逃避监督;监管不力、处置不当。

责任编辑: 自建丽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