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双赢"目标下的探寻与抉择
2009-08-31 17:27:54   来源:法制日报
分享至:

永平乡下见闻

永平县位于大理州西部,是大理州的"西大门",山区占93.8%。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40.4%,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20.1%。是典型的集山区、民族、贫困于一体的农业县,属国家592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2005 年6月,永平被列为云南省9个集体林改试点县之一,同时被确定为大理州加快林业改革发展试点县。

在永平乡下,林农的家常话是造林护林,"生意经"总离不开核桃、松茸、蚕桑等。记者采访记录如下:

厂街乡炉塘村的联户"合心组":据炉塘村支书、村主任毛朝阳介绍,过去各农户的林地"四至"不清,山林基本处于无人管护状态,森林资源破坏极大,丰富的森林资源却没能见到效益,群众意见很大。2007年3月全村完成林权主体改革,均山率92.8%。由于该村人多林少,林地分散,为了管护好均山到户的分散林地,该村三村和大寨子村两个村民小组42户农户率先由关系融洽的农户联户成立"合心组"管护林地,保护生态。各"合心组"聘请诚信可靠、责任心和奉献心强、有山林管护经验的人为"护林管家",分片负责山林管护,其报酬由"合心组"成员每户每年支付10元解决。目前全村已发展了10个林地管护"合心组"。"合心组"的每户都可以在自己林地里捡拾野生菌出售,村民王石华靠野生食用菌年收入最多的达2万元。还有40多个农户联合组建蚕桑"合心组",联合种植蚕桑养蚕增收致富。山背后村民小组还以"合心组"的方式,聘请专人进行管护,对集体水源林进行封山育林。毛朝阳说,"林改后,原来的荒山上都种上了树,现在已没有空地了。"

靠发展核桃致富:炉塘村村民肖太红兄弟两家靠发展经营核桃,年收入分别达2万和3万多元。小黑沽村民小组组长毛显武2007年栽下了3000多棵核桃树,"在山上种植核桃,既能恢复生态改善自然,又能发展经济收到效益。"毛显武告诉记者,现在只要家里一来客人,就带他们看山看林,自豪地指点着说,"那片山是我的,那片核桃林是我的。"他相信,山林一定能让他富起来。河边村民小组组长郭玉华说,林改前村民小组200多亩荒山,"四至"不清,大伙想在山上栽树也觉得心里不踏实,不知道栽下去的树会不会是自己的。现在明确分给各家各户了,就都种上了桑树和核桃。

其实不仅在永平,在大理、在云南,你总会听到各相关领导算"核桃帐"、展示"核桃蓝图"。他们讲话中总会提到,"力争到2010年,将核桃树发展到多少多少亩。"

机会中的探寻与选择

或许是由于生态位置之重要、公益林数量之多,云南与"林子"的关系向来显得有些复杂和微妙,且相关的每一"举手投足"常常都会引来媒体、学者、环保人士的关注和争论。

云南上上下下都清楚,这次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对于林业发展是一次"松绑"机会,同时也是对生态保护的一个严峻考验。"机会"带来的往往是"立竿见影"的"皆大欢喜",而"考验"却将是为时不短的"时刻不可掉以轻心。"

记者被告知,生态公益林区、"天保工程区"、"自然保护区"(俗称"三区")中的集体林如何实施林改,如何实施公益林森林生态效益补偿等,一直是云南省委、省政府在林改中重点关注的问题。副省长孔垂柱表示,如果林业发展只单纯考虑生态建设,不考虑林农的经济收益,单纯就生态保护生态,应该说很难保护。"不把生态和产业结合起来,生态保护就没有出路。"他认为,生态林、商品林不完全是对立的,一些林种可以既有生态效益又有经济效益。

记者了解到,从公益林划分看,有国家、省、州、县不同层次。云南省在近年的改革中不断调整公益林的比例,有的地方已调整到30 %。

采访中,记者多次听到给林业发展"松绑"的呼声,其中包括国家和地方不同级别层次的公益林,在流转、抵押等政策上不应"一刀切",应有所区分等。有关人士指出,如此"一刀切"的政策还不少,在某种程度上,现行法规对改革已难起到保驾护航作用。

这次离开永平时,记者们被请求呼吁两个问题:一是建议国家进一步建立和完善重点公益林补偿机制,加大投入,并将天保工程区纳入生态补偿范围,加强生态公益林的管护。二是建议国家尽快研究出台关于2010年天保工程退出后森工企业如何转型、生存的政策措施。

改革是不断探寻的过程。探寻中无法躲避的是一个个选择"关口"。为提高土地产出率所作的产业结构调整、低产林改造,为平衡林农收益而进行的公益林比例调整,为落实林农林地"收益权"、"处置权"而进行的采伐制度和流转制度的探索等等,无一不面对"发展"与"保护"的权衡。有观察家指出,越是在这个时候,越需要理性,越不能头脑发热。

在这场改革中,云南致力于真正实现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共赢的目标。云南人民在探寻中追求,我们在期待中关注。

责任编辑: 自建丽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