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绝地逢生”写新篇
2009-08-31 17:13:31   来源:新华网
分享至:

新华网贵阳7月26日电(记者朱国贤、周之江、王丽)这是生死攸关之际。

1934年底,湘江战役,空前悲壮,中央红军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为3万多人。进入贵州境内,红军面对40万国民党军围追堵截,兵力悬殊为长征以来之最。

这也是命运转折之机。

这是遵义会议会议室(资料照片)。1935年1月15日,中共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具有历史意义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于1月17日结束。这次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从而在极端危急的关头,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共产党,挽救了中国革命。遵义会议是红军长征的转折点,也是中国革命的转折点。新华社发

1935年1月,中央红军强渡乌江后,智取遵义城,中共中央随即召开为期3天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遵义会议”。中国革命的命运之舟历经曲折后,终于峰回路转、绝地逢生。

遵义会议“绝地逢生”的精神财富,永远激励着遵义儿女不断开拓创新、勇攀高峰,续写新的伟大篇章。

遵义会议是我党历史上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和政策问题

“强渡湘江血如注,三军今日奔何处?”

惨烈一战,并没有让中国革命走出危局,蒋介石布下重兵,等候红军北上。何去何从?从湘南通道到黔北黎平,毛泽东等与“左”倾领导者一路争论。1934年末至1935年初的3周内,中央连续召开了通道会议、黎平会议和猴场会议,采纳毛泽东的建议,决定放弃去湘西与红2、6军团会合的计划,改道敌人兵力薄弱的贵州,并确定了西渡乌江的行动方针,并排除了李德的军事指挥。

乌江,自西南向东北斜穿黔地,是长江上游南岸最大支流,全长千余公里,集中落差2000余米,堪称天险。站在横跨乌江的江界河大桥上,从263米高处眺望下方,绝壁如刀,湍流似箭,滔滔大江,滚滚而去。

当地古来即传:“横走天下路,难过乌江渡。”

1935年1月1日至1月6日,红军分别在江界河、回龙场、茶山关三个渡口强渡乌江,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智取遵义城。

1月15日至17日,在遵义老城的一幢二层小楼里,中共中央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历时3天的遵义会议,对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失败进行了总结,肯定了毛泽东等关于红军作战的基本原则;通过了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等4项决定;取消了博古、李德的最高指挥权。

会后,又成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统一指挥红军的军事行动。

遵义会议成为中国革命由挫折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这次会议在危急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从此,中国共产党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领导下,把中国革命一步一步引向胜利。

遵义会议是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它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开始走向成熟。

遵义会议后,红军在青杠坡地区对川军两个旅发起猛攻。此战异常惨烈,不足两平方公里的葫芦形山谷里,3000多名红军将士阵亡。在土城渡口,长久以来拖累部队的报废辎重被沉入了赤水河。

被毛泽东视为生平用兵“得意之笔”的四渡赤水,由此拉开序幕。

时东时西,时进时退,百余天里,红军作战方向变更达10次之多,将士们却越战越猛。一路迂回,最终实现了渡江北上的既定战略方针。

年逾七旬的遵义会议纪念馆原馆长、党史专家费侃如这样评价道:“遵义会议是我党历史上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和政策问题。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的统治,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其意义极为深远”。

责任编辑: 段晓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